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月之双女神
月之双女神
2007年,台北。因为被台风带来的狂风暴雨所席卷,而封闭了寂静与混乱相互相互杂的诡异状态的某个夜晚。

“啊啦,怎么会跑到这个地方来……。过天际的,巨大而耀眼的纯白闪电,与随后发出的,直入耳膜的轰然鸣响,一个身穿充满了高科技感的装甲,拥有一头银白长发的年轻红眼女性,忍不住举起起手遮挡着额头,露出了纳闷的表情看着周围满布着各种树枝与垃圾等等的,人烟稀少的街道。“真糟糕,这里看起来不是东京市区啊……”“看起来,迷路的“?!”银发女性回头望去,却发现就在自己身后不远的地方,也出现了另一个同时有着银色长发,但是双眼却有着深沉的乌黑色泽,身上披挂着十分贴合身体线条的专用铠甲,腰际佩挂着造型不同的双剑作为武器的青年女性。「失礼了,突然发出声音 骑士装扮的女性说着,无畏于正在身边刮起,夹杂着飞舞的雨滴,时强时弱的阵阵狂风,反而踏出了十分坚定有力的脚步,来到了“在下自我介绍,我是蕾琵雅˙密斯里鲁,隶属凯拉尔帝国的“银剑天使”。”「东京市立警察总由于似乎不到来自对方身上的半点敌意之故,红眼女性也立即并腿,举起右手敬礼。“嗯……请恕我多嘴,莫非您是那位作者述过本队成军历史的暴龙先生所提过的「银剑天使」?」

「「暴龙」哥吉拉……会知道那个神奇生物的应该很少……没错了,妳银发黑眼的青年女性〜「银剑天使」蕾琵雅说着,身上却露出了其中中带着惊喜的表情,随后定眼打量起步面对这位和自己几乎几乎翻版一样,但身上的盔甲却和自己对战过的“自动人偶”相比之下,复杂程度可说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银发红眼女性。 “确实是难得的奇遇。”飞燕露出微笑。“说真的,我作梦都不曾想过,自己会和另一边部女主角啊……我严格来说也不算是呢。”因为飞燕 所谓的“女主角”三字顿时只觉得一阵尴尬的蕾琵雅,不好意思地露出苦笑。“毕竟,自己的身体已经……”“您无须多做解释,我看得出来。”飞燕“无论如何,目前还是得先找到把我们创作出来的那只暴龙才行呢。”“嗯,待在这种环境之下“那么……飞燕小姐,能够找到作者的地点点吗?”“包在我身上”吧。」「台北市区某大楼附近」穿越强风暴雨,来到某座还正亮着些许大厅灯光的办公大楼一楼附近之后,飞燕突然模仿手,把准备要上前去的蕾琵雅“?”“虽然找到了创造我们的作者没错,但是现在的我们,这个时候却并不适合出现在他的面前。”飞燕指着此时正坐在大楼 的询问台后面,一边正在执行保全楼管勤务,一边则敲着面对的笔记型计算机的壮年男性。“至少,这样也比较不会让正在专注于描述着我们着故事的他受到惊吓。

” ……最接近而又最最遥远的距离,恐怕没有其他适合的说法,能比现在更可以被如此称呼着了呢呢。”原本似乎因为“能与作者见面”这件事而颇有些微微的情绪波动的蕾琵雅,在听见飞燕的规劝同时,自己也忍不住叹了口气〜不过接着,她却突然把右手放上了正系挂于左腰的长剑剑柄。我也……发现了。」即使看见了插入顶部组件降下的小型战术光学屏幕上所显示出的,几个代表“介入者”的光点,飞燕的语气依旧冷静如昔。 “也对。就让我拜见一下“血雨死神”的丰采啰。不要让正在正在专心写作当中的作者被外来的家伙们给打断,看来我们该热身一下了吧。”起重手中握着的光束步枪的同时,飞燕也露出了微笑。“不过可别玩得太离谱啊。 」「大楼一楼大厅内」「……?」仿佛是听见了什么激烈的争吵与碰撞声一样,原本正在埋头苦思进度的男人抬起头来。不过,映入眼帘的却还是窗外正在时大时小地捉摸不定,夹杂着各种东西横扫而过的风雨。

男人自言自语着,然后又继续埋首于面对的作品当中,双手飞快地在键盘上敲打着文字。「大楼外」与过往在各自担纲的作品里面所描述的战斗方式大有不同,这回飞燕和蕾琵雅的第一次连手作战,对手却几乎都是以拳打脚踢的方式被摆平掉。打算,否则的话……”蕾琵雅冷冷地举起长剑,指着面对刚刚被自己狠狠踢了下体一脚,而滚倒在湿漉漉的地面上颤抖着的入侵者之一。 “你们有你们的目的,而我们有我们所必须必须去做的工作。”飞燕冷冷地瞪着另一个被自己的枪口直指脑门, 「郑重警告你们最后一次:不准你们擅自自打扰那位「对我们最重要」的人!现在给我滚!」随着入侵者们的仓皇逃离,原本风雨交加的天 候也逐渐地平缓下来。而早先深隐于厚重云层之中的明亮月光,则不知何时已经恢复了初始化的光采,散发出柔和的光线照耀着地面。“放晴了呢。”“嗯蕾琵雅收起长剑,看一眼将步枪挂回后腰挂架上的飞燕。

「距离日出的时间不远。通过太阳升“不然就趁现在还有剩下的时间,来“那个”吧?”飞燕笑了笑,解除了身上原始本穿着着的,就有蓝,白, “让我……暂时代替妳那位和我同名的好友。”“啊啦,被妳看穿我的想法蕾琵雅忍不住苦笑,但是接着也收起了长剑。「飞燕,我……」「放心吧,就算妳灌了我满肚子的精液,被作者设定为「没有生殖能力」的我,同样是无 “大楼屋顶阳台”“啊……飞,飞燕。”法燕的。”飞燕露出微笑,走向蕾琵雅。“虽然将妳妳所期望的,妳心中想做的,都对我做出来吧。” ,请温柔点啦……”“咕呜,嗯咕,嗯〜”很难形容一个和自己“只有设定的年纪,以及眼睛颜色大不相同”的“自己”赋予着性爱前戏的感觉,,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在彼此的作品当中发生。蕾琵雅皱起眉头,享受着来自 跪在自己打开的双腿之间,正在「埋首苦干」的飞燕的口舌服务同时,一想到这里就忍不住暗自苦笑。但现在也确实发生了,就在自己面前。 …飞燕,让我也……”

「……请您随意,蕾琵雅。」在确定了蕾琵雅身上的「小蕾琵雅」完成备战状态之后,这才总算松口的飞燕露出一个顽皮微笑,然后站起身来,让自己光滑的下体贴近蕾琵雅的脸颊前。“把我当作妳无缘的好友……啊〜!”就在蕾琵雅示意舌头上轻轻扫过飞燕的“对了,那里……啊啊啊?!”飞燕轻轻皱起眉头〜蕾琵雅刚刚故意使坏,在飞燕略为突出的粉红色的阴蒂上头咬了一口,让原本几乎是骑在蕾琵雅身上的飞燕自己几乎把持不住酸软的身体躯干。若非及时以双手撑住阳台上的护墙,飞燕几乎是差点就整个人狠狠地往 “讨,讨厌啦,咬得这么大力……”“谁叫妳刚刚当我的“小蕾琵雅”是棒棒糖在猛吸。”完全没在意飞燕刚刚从裂缝中渗漏出来的温热液体已经喷了自己一脸,蕾琵雅先笑着舔了一圈嘴唇,这才帮忙几乎虚脱的飞燕往下移动身体,准备跨坐在自己身上。 “要来了喔?”“嗯……”满脸通红的飞燕轻轻点头,勉强用了些许仅剩的力气以控制双手将自己的阴唇往外拉开,这才按照蕾琵雅的导引,徐徐对准「小蕾琵雅」的前端并缓缓坐下。「呃……呜〜!」飞燕还没喊出口的叫声,倒是让蕾琵雅俯身送上的一个深吻给从朦胧的目光之中,隐约地在蕾琵雅的双臂猜出了她如此做的真实意思,飞燕索性也闭上了眼睛,学起蕾琵雅这时将双手搭上自己胸口的双峰和徐徐转圈的动作,在蕾琵雅带来的徐缓运动之中

“清晨时分”随着黎明之前的曙光开始逐渐于天际明亮,依然在阳台上的蕾琵雅,已经让飞燕换了个手脚趴地在两具青春健美的肉体因为猛烈的接触与分离所发出的“啪啪”声响之中,发出间续的喘息声的蕾琵雅挺起肉枪,反复突刺着飞燕。 “呜啊啊啊啊啊〜蕾琵雅的,蕾琵雅的肉棒,在飞燕的肉屄 “呵,妳这外表正经八百的小妓女,居然会锁住我的肉枪不放嘛?看我的!”“因为,是因为……以后”就没有见面的机会了嘛……”在蕾琵雅使出全力的最后一次刺入肉枪到底的同时,飞燕的声音陡然拉高过多:「我,已经……撑不住了,要,要升天了!把妳的精液,通通灌进我肚子里面吧~~~~~!”「如妳所愿,接着吧!」「啊……」在自己即将喷出精液的前一瞬间,蕾琵雅突然将飞燕阻挡腰搂抱起来,并且让她以坐在自己身上的姿势倚靠着自己满身大汗的身躯,然后才送出了大把的滚烫液体,直接植入在飞燕的湿软肉“呼,呼……啊,糟了!”“对喔,时间……!

”原本闭上眼睛享受着事后余韵,舍不得分开的两人,这时却似乎因为想起了一件事情的关系,而不知道有了哪来的 “现在怎么办?”挥手之间就已经重新穿上铠甲的蕾琵雅,开口问着飞燕。“至少……要让重新穿上三色专用装甲甲的飞燕眼睛转了转,似乎想到了什么点子的关系,这时候在露出了一个自信的微笑。打算向「那一位」说些什么?」「我们现在想对「那一位」说的,应该都是相同的事情吧。」蕾琵雅笑了笑。「但是……说真的,能“我也一样,蕾琵雅。”飞燕说着,向蕾琵雅的方向轻轻鞠躬致意。“寄望以后有机会……”。和妳见面,真的是我毕生的荣幸,飞燕。 ”“永远永远都没机会了,除非“那一位”突然脑筋锈斗,搞了个“跨作品混战”的怪东西。”蕾琵雅哈哈大笑,打断了飞燕的话语。我也该回去了,回到我应该在的地方。」“嗯。”

【完】
上一篇:H版孝庄秘史 下一篇:秋天的童话